币圈武侠小说《太初》第一章:风雨承恩庙

2018-08-24 00:48 公众号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简介:

      万物皆有源,称之为“太初”

      天下四分,战火连天。各国因为世仇互不信任,禁绝了来往、交易(外汇管制)。就在天下将乱时,一座无形古塔矗立在了大陆正中心,天下一些人开始莫名消失,当他们重新出现后,却无不在武道上更进一步(炒币一夜暴富)。

      秘密慢慢被揭开,原来,消失的人都进入了古塔,在古塔中能凝练出一种名为“太初之石”的物品(比特币)。太初之石蕴含天地规则之力,能让人们吸收,继承其中的法则之力,因此珍贵异常。

      进入太初古塔的地方被称为“太初之地”,此地需要大机缘才能进入。

      随着进入太初之地的人越来越多,人们也开始掌握太初之地的秘密:整个世界的法则被分成了两千一百万份(总量),每份都对应一枚太初之石,每过四个甲子,凝聚太初之石的难度将会增加一倍(半衰)。

      凡是进入太初之地,体内会多一缕气,被称为“仙力”,而拥有仙力的人则成为了仙人。

      进入太初之地,会被传入古塔,古塔中竟别有洞天,进入古塔后,会化为光影,改变声音(匿名交易),人们在这里不用理会世俗纷争。在古塔中消耗自身的仙力,则有机会凝聚出太初之石(挖矿),当仙力枯竭时,就会被强制离开古塔,回到太初之地,而那处太初之地也将沦为普通之地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第一章:风雨承恩庙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城南有座破庙,庙里有棵桃树。

      桃树枯枝败叶了多年,受尽了北地的罡风与烈阳,却始终吊着一口气,还趁着眼前这场春雨憋出了半朵小花。

      桃枝上胡乱挂着一件湿漉漉的长衫,和一条同样浸满水渍的纶巾。

      桃树下靠着一位狼狈不堪的少年,少年旁边是散落一地,已经湿透的书,和一个已经变形的桃木书箱。

      少年懊恼地拾起一本,胡乱翻了两页,发现墨汁早已散开,只剩下满纸糊涂后,便不再理睬,起身在破庙中寻了几根枯木,升起一堆不大不小的火。

      这座破庙,便是是少年的家,他自襁褓时便被遗弃在了此处,被庙中老道所养。就在数年前,老道也被黄土吃了去,此后经年,便剩他一人。

      少年的名字很简单,叫木一,至于姓,则随了老道姓钟。钟姓老道还在时,总对木一吹嘘自己曾在大楚王朝也是能翻云搅雨的擎柱,谈笑皆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每当此时木一总会哑然失笑:就咱爷俩住的这破庙,怕是白丁也不愿来添香火吧?而老道便会很懊恼:你这小娃懂啥子?但却也从不解释丝毫。

      两人生活上形若父子,但却交心极浅。在木一看来,老道平日虽打扮邋遢,但也有几分本领,比如春雪融化,冰河解冻时,总能拎几条肥美的鲫鱼到庙里,祭祭五脏,而夏秋酷暑时,也能射到几只野味,或是袍子,或是野兔。

      但木一对老道的本领理解,也仅限于猎些野物罢了,若是跟城外的流寇对上,老道肯定得落荒而逃,能不能保得性命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老道曾问过木一:“你愿意习武么?”

      少年总会跟拨浪鼓似的地摇着自己的脑袋道:打打杀杀多不好,我才不要习武。

      “那你以后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我要读书,以后进皇城赶考!然后做官。”少年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  每当此刻,老道总会轻轻摇头,然后轻声嘀咕,做官有啥子好哟。

      野味不是常有,肥鱼也并不多见,在更多的时候,木一的食物都是一些“浆糊糊”,这些糊糊都是老道在庙后倒腾出来的,味道很淡,看上去有些粘稠,入口后却很清凉,很是奇怪。由于自婴儿起便开始吃了,所以长大后倒也没啥抵触,一直吃了十余年,老道说这是好东西,外人想吃还不给吃嘞。

      后来,老人快不行时,把少年领到了庙后一块大石头前,将头缓缓探到石后,拎出来一个破旧的布袋,郑重地交给木一道:这就是你今后的口粮了,省着点。

      少年打开布袋,发现里面竟装着一堆晶莹剔透的石头。老道认真地说:用庙中的桃木作薪,才能将其煮化。

      木一恍然,原来自己竟吃了十余年的“煮石”。

      庙的顶篷太破,不少雨滴便乘虚而入,洒落在少年升起的火上时,发出滋啦滋啦的声响。少年寻到庙内的一个小隔间,摸出了老道留给他的布包,拿出了拳头大小的石块,顺手扔进了一个极其夸张的大锅里,便抱着大锅回到了桃树前。

      三根铁棍被钉在土里,交错架在火上,大锅稳在了最上方,阵阵白烟腾起,锅里的石头融化了些许,锅内的浆糊糊便要溢出了,少年赶紧把大锅移开,用半截桃枝捞出了里面剩余的石块,扔回了布袋中。

      这种糊糊,极易让人有饱腹感,这一整锅的糊糊,即便是少年这般长身体的时节,也能吃上月许。

      看着春雨,听着惊雷,吃着碗里的糊糊,借着火光烤着身体,少年的心情也逐渐愉悦了起来,甚至脱口便吟了句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”,书生意气,赤子拳拳无非与此。

      小庙虽破,但也有自己的名字,那块刻着“承恩”二字的桃木牌匾孤零零地挂在梁柱上,跟那颗老桃树一样,看起来摇摇欲坠却始终吊着一口气。或许是因为地界较偏的原因,前来落脚的人几乎没有,作为庙的半个主人的少年也因此落得清闲。

      但今日似乎偶有例外,一阵马蹄声隐约响起,当少年抬起头时,五匹上等的赤蛇宝马已近在眼前,除却三个身着轻甲的侍卫,还有一名男子和一位少女,两人穿着华贵异常,不同的是,男子满脸和煦,温润如玉,少女却黛眉紧蹙。

      少女翻身下马,嫌弃地打量了破庙片刻,回头道:“先生,我们定要在此处逗留一夜?”

      那位被称为先生的男子并未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虽然少女心中百般不情愿,但还是说道:“好吧,那可说好了,今日在此过夜后,明日先生定要助我寻到太初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男子纵身下马,摇头:“太初之地乃天地规则衍化,可不是说找到便能找到的,更多的,是需要机缘。”旋即,不再理睬鼓着腮帮子的少女,径自向前走去,在庙门外一丈处停了下来,看着庙内正好奇望着自己的少年,笑道:“小道长,是否方便许我等留宿一晚?”

      少年很诧异,少女也很诧异。

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&nb365bet足球正网平台sp;     大楚以武兴国,战力冠绝天下,龙椅上那位距圣境仅一步之遥的大官人,更是把整座皇城搬到了极北雪原的门口,以己之身镇守国运。在大楚,莫说血气方刚的皇子,就连公主们都是舞刀弄剑的好手,更不易的是,她们骑射都属一流,要知道,大楚的马匹出身苦寒之地,性子更烈,难以驯服,要驾驭它们,不仅需要勇气,还需要智慧。

      但是,就这样一个武治之国,却极其推崇文考,每年约莫春分时节,便是大楚最重要的科考之日,每逢这时,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还会在门上贴一个大大的“中”字,希望家中儿郎能金榜题名,在朝廷里谋个一官半职。

      关于为何大兴科举,老百姓们猜测,约莫是那位吴大官人自个儿曾是北涯书院的甲等出身,要知道,北涯书院是整个大楚最高学府,无大学问者不入,在这里规矩是不问出身,只问才学,任何高官贵胄都不例外,而书院中的甲等,更是每届学员里千挑万选后最优秀的那位,由书院的圣境院主亲自挑选。

      吴大官人定然是有书生情结的,但老百姓们仍旧只猜对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因为某次在极北冰原的猎场中,吴大官人曾对身边的重臣道:“武能兴国,亦能误国,国运并非只在杀伐,更重要的是在一个‘养’字。而无论是书生意气,或是君子正气都乃大楚的固本培元之物,科考便是为了养气。一切啊,都是为了大楚的国运。”

      “那咱武人便没有气了么?”有将军不服。

      大官人摇了摇头,望着那名将军道:“我虽名为忌寒,却从不畏寒,还把皇城搬到了这冰原上。因为武人讲究的是这种毫无畏惧的锋锐之气,可攻城略地,一往无前,但读书人的气讲究连绵不绝,香火不断,这是不同的,二者均不可缺。”

      由于吴大官人对读书人的优待,大楚读书人的地位便水涨船高。随着年月的流逝,楚国人遇了争执后更喜欢讲道理了,而非从前那般打打杀杀。

      比如大楚那位声望颇高的江姓国师,更是辩才无双,舌灿莲花,曾经在苦悬寺与通玄境老僧辩难七天七夜不曾落入下风,被世间传为佳话。

      而他们辩难之题只有一个字,是那个玄之又玄的“仙”。

      因为这个天下,忽然出现了很多仙。

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“先生,你们要住便住就是,不需问我的。”少年有些诧异地看着那位玉面男子,因为在往常,从未有人于破庙过夜时会来征询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而少女诧异的原因则是,她这位德高望重的先生,为何给这平凡少年如此礼遇?莫不是那少年不同意,自己一行人还不能借住了?

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们会为庙里添些香火的。”男子的笑依旧很和煦。

      少年很开心:“那太感谢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  这次男子没有多言,递了个眼神给三名侍卫,示意他们安顿好马匹行李,便和少女一同迈入了庙中。

      庙本就不大,少年占据了东侧的隔间,一行人自然只能选西侧。

      待三名侍卫也进了庙后,少年拾起散落在地的书,仔细装回了桃木书箱,抬头望着梁柱上那块摇摇欲坠,刻着“承恩”的牌匾笑道:这可是好大一份香火啊!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(未完待续)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收藏 举报

延伸 · 阅读